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| 註冊 | Help

大象傳奇—Bill Laimbeer(中)

▓活塞啟動

活塞隊為什麼要Laimbeer?一方面他們球隊正在重建時刻,需要一個不怕死、又不要臉的球員來鞏固內線。另一方面,底特律的教練Check Daly看準了這個大象具有這個特質,雖然此人尚未成名,但可以一試。當時的活塞隊可不像後來的活塞隊,不但強調進攻,火力旺盛但疏於防守,他們需要一個不怕衝撞的人來捍衛防守籃板,Laimbeer遂被看中。

 

Daly的運籌帷幄下,活塞隊漸漸從東區的病貓,開始啟動狂奔。活塞隊當時以Thomas領軍下擁有多名射手,如Grant LongTricupka等人,都是一等一的射手,但是這些人共通的特點就是不會防守。活塞隊在84年重返決賽圈,但是在決賽第一回合與NY火拼五場後敗北,尤其被NY前鋒Bernard King五場平均狂幹40多分,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。

 

活塞隊在85年以後開始改絃更張,相繼選來了DumarsRodmanJohn Salley,另外把DantleyJames EdwardsRick Marhorn交易過來,加上原有的ThomasVinnie JohnsonLaimbeer,成為日後奪冠的主力。這個陣容在87年成形,以ThomasLaimbeer為核心骨幹架構出來。這個架構有什麼不同?攻擊力並沒有消失,但是更強調防守與控制節奏,以及半場進攻。

 

Laimbeer在這期間幹了些什麼?他在活塞隊擔任主力中鋒,場場先發,場場不缺席。從82年加入活塞隊後到90年期間,他一共連續八年蟬聯NBA防守籃板總數的冠軍。在85-86年球季,更是以13.1個籃板取Moses Malone成為新的籃板王,Barkley還僅次於他。在底特律重建期間,他的平均得分穩定在15-18分,籃板10-13個,與東區知名中鋒如MaloneParish等等相比之下,毫不遜色。

 

Bad Boys」傳奇

活塞隊開始打防守,可以說是有了Laimbeer以及MarhornRodman等人開始。要我說嘛,活塞隊防守之強,有一半的貢獻是要算在Laimbeer頭上。第一,他的確捍衛住了防守籃板,沒有這個長處,講防守簡直是空談。第二,Laimbeer雖然跑不快也跳不高,也不擅於蓋火鍋,但是與之對陣的球員沒有不想幹掉他的。包括像BarkleyParishBird這些大人物,以及與之對陣的球迷,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。很多人傷在他的手上,造成一種「白色恐怖」,說他打球之「髒」(這個詞我們再來慢慢研究),簡直到下三濫的地步。別的不講,光看他的外號就知道了,「The princes of darkness(形容他小動作多)、「An ax murderer(形容他打拐子跟搧風一樣)、「A street thug(形容他像球場上的恐怖份子)

 

但是實際上呢?他也常常被人打,打得流鼻血,然後他的目的就達到了。舉例說明,1987年東區冠軍賽第四場中,Laimbeer在搶籃板時一拐子把Bird從脖子連著下巴拐上去,Bird當場倒地,底特律獲勝。第五場波士頓中鋒Parish為了替Bird討回公道,也一拳回擊還以顏色,豈料Laimbeer流著鼻血罰完球還面不改色,才下場休息,但Parish並沒有被判出場,波士頓獲勝。第六場NBA才處分Parish禁賽一場,所以底特律又贏第六場。

 

說真的,像BirdKevin McHale這種技巧派的球員碰上這種無厘頭的打法,還真感到棘手。一個Laimbeer就算了,還有像MarhornRodman這種人衝鋒陷陣,就算打贏了骨頭也散了一半。Bird都這樣了,其他像活塞隊的世仇老鷹隊,不死得更慘?87年決賽,老鷹隊一比四被活塞隊淘汰,在老鷹的客場,憤怒的球迷在活塞隊球員要走入休息室時,一杯啤酒就從天而降潑在Laimbeer的頭上,而他還揮手微笑置之。

 

89年活塞對公牛的第六場決賽,Laimbeer再建「奇功」,一開場就把Pippen眼角拐到瘀血,讓Pippen這場球無所發揮,最後公牛敗北。似此「事蹟」血跡斑斑,在NBA中那個球員不會一點下流招數?但是像他這樣的,除了隊友MarhornRodman之外,大概也找不到第二個,而他是王中之王。更絕的是,他用這些招數非但不會手軟,而且就算在客場也絲毫無懼觀眾的殺伐之聲。他從來不會主動找人打架,正確的說法是等人家來打他,等對方心浮氣燥,自然就發揮不出水準。驕兵必敗,亂兵也必敗。

 

老實說,我很欣賞這種打法,至少它是一種贏球的方法,雖然它不是什麼高明的戰術,但確是一個可行之道。要對付像BirdMcHale那種老油條,用尋常的打法怎麼可能取勝?技術你不如人,經驗你沒他多,難道就這樣坐以待斃?這就好像令狐沖答風清揚,對付正人君子,不得已時用點卑鄙小人之道也無不可。

 

以前我常聽到球迷屢屢罵南韓、菲律賓這些國家喜歡搞小動作,以致中華隊敗北,這那裡是輸球的藉口?俗話說得好,「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」,明知道他們會來這一套,還跟他們講什麼仁義道德、禮義之邦?我不主張打暴力籃球,但是要防別人耍暴力,準備一些反制之道反制對方的小動作,提高對方使出暴力手段的成本,這才是根本之道。每次都被撩撥得心浮氣燥,在心理上已經輸了,還打什麼球?我贊成反制,但不是以暴制暴(當然,以暴制暴也是一種手段),如果有人相信我的說法拿到球場上去實踐,被打不要怪我。

 

觀乎活塞隊從85年到以後的改變,他們替90年代的籃球風格創造了一種防守至上的風氣。而不可或缺的當然是內線的Laimbeer,然後是鋒線上的Marhorn、後防線上的Dumars、替補上的RodmanLaimbeerMarhorn不能算是防守專家,但是前者的防守籃板獨步武林,後者的暗招也獨步武林,加上一前一後的防守專家,底特律怎麼能不銅牆鐵壁?而Laimbeer鎮守中樞,絕對是居功厥偉。

 

底特律87年打到東區冠軍賽,34敗給波士頓;88年打進總冠軍,34敗給湖人。每進一次決賽,前進冠軍的腳步就往前一步。89年他們終於如願,40收拾湖人,並在隔年41打敗拓荒者衛冕冠軍。「Bad Boys」每次主場出賽,都會有球迷拿著上畫著白色骷髏頭的黑旗繞場幾周,告訴球迷今天是那一隊要倒楣了。

 

 

 

 

Published 13-10-2000 08:35 by 朱彥碩
Filed Under:
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

News




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 Calendar

<2000年10月>
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
24252627282930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1234

搜尋

Go

Archives

Syndication

SkinName:iroha_Blog2
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(Commercial Edition), by Telligent Syste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