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| 註冊 | Help

「奧神」奇聞(上)

「奧神」是什麼東西?當然這跟「籃球之神」是沒什麼相關。但是知道CBA的球迷,一定對「北京奧神隊」不陌生。而我們台灣球迷也不應該陌生,因為目前台灣球員「外銷」到大陸去打CBA球隊,最多的就是奧神隊。鍾維國加入新浪以前,曾經在奧神隊待過;黃志群、張智峰與李豐永在2002年還被奧神借去打保級戰,後兩者還因此丟了國手資格。最近,傳出奧神隊因為拒絕借調一位年輕好手孫悅到大陸U20(20歲級)國家隊,所以被籃管中心處以CBA禁賽一年。這件事非常轟動,奧神也不服氣準備與籃管中心大打官司,也為未來中國CBA聯賽投下一顆未知的變數。

 

我就我所知道的、問到的、查到的,先跟大家說說。先不做任何的判斷誰對誰錯,而就奧神隊的例子想想,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。如果有說錯或是引證錯誤的地方,我知道我們的讀者有很多是在大陸的球迷或是媒體,請不吝指正。但是也請大家聽聽這天下奇聞,你才知道世界真是無奇不有。

 

▓孫悅事件

說起這次讓籃管中心下令禁賽奧神的導火線,主因U20國家隊(20歲級)要徵召奧神一個叫孫悅的球員未果,所以發生了這麼一件事。

 

根據大陸的媒體報導,U20國家隊原先要在今年310日報到,孫悅也是成員之一,但是他一直沒報到。籃管中心先後四次發文給奧神,希望奧神可以給予解釋為什麼孫悅遲遲不去,但是奧神給的答覆很妙:「中國籃球水平近十年徘徊不前,應考慮用新方式培養運動員。奧神隊從無到有,擁有一批優秀籃球人才,證明了奧神俱樂部完全有能力造就新一代籃球人才。既然奧神的育人方式初見成效,再強徵奧神球員加入有編制的集訓隊,就會前功盡棄。」

 

換句話講,奧神不相信大陸的國青隊訓練能教好他們的球員。與其相信國青隊,不如相信自己。

 

看到這個答覆,籃管中心抓狂了,這是什麼話?馬上下最後通牒要孫悅在57日到U20國家隊報到,但是時間過了,還是沒來。反倒是奧神在58日送來了一份孫悅在北京「北醫三院」的診斷證明,據說這家醫院是北京在運動傷害最權威的醫院。診斷證明上說孫悅「左跟腱腱圍炎」,「建議減少訓練量三週」。講白了,就是拿這份診斷證明告訴籃管中心:孫悅有傷,不克前往。

 

籃管中心火大了,就停了奧神在2004-05年在CBA參賽資格一年。那奧神旗下球員怎麼辦?他們可以被其他球隊「借用」一季,在2005-06年球季還回歸奧神。這種搞法,大概也是前所未聞。

 

目前這件事,奧神已經具狀循法律途徑要跟籃管中心大打官司。最初我聽到這個消息倒是很震驚,奧神為什麼敢跟籃管中心對著幹?後來才知道他們已經對著幹很久了,倒是我孤陋寡聞。奧神一向對他們的球員進入國家隊相當排斥,所以原先是要徵調奧神四名球員,除了孫悅外,還包括黃海貝、霍楠、金鑫三位,但考慮到奧神很機車,所以只調一個。結果這一個還是沒來,讓籃管中心忍無可忍,重懲奧神。

 

那到底奧神做過那些鳥事呢?

 

Trouble Maker

在大陸媒體與籃管中心眼中,「北京奧神隊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麻煩製造機。他們的老闆姓李名蘇,聽說是個美國華僑,但是他到底是做什麼的,我問過的人竟沒人知道,可能得問問他的「Best Friend in Taiwan」王人達才曉得。據了解,李蘇是個橫跨黑白兩道的角色,光是他在北京出租辦公大樓,租金收入一年就可達兩億人民幣以上,折合台幣就是快七億。他到底是「黑的」還是「白的」,黑的多點還白的多點,很多人心裡有數,但不太敢說。

 

奧神隊成立於1997年,成軍到現在,成績馬馬虎虎,2001-02年曾經掉到第十一名,所以才去打了保級戰。上一季他們是第七名,大多時間都在前八。不過,他們有幾件事確立了他們「Trouble Maker」的地位。

 

首先,200012月,奧神隊的主力前鋒馬健,在面對上海東方大鯊魚隊時,有一個終場兩罰的機會。當時上海領先一分,結果馬健兩罰都沒進,李蘇大怒,因此被老闆馬上炒掉。炒掉就算了,這事還搞得很大,2001年馬健因為想轉到上海去,被奧神拖著不放,同時與奧神打起了官司來。後來馬健勝訴,但是他也被判要停賽一年才能轉到上海。我問過的人,大都指馬健那兩個罰球根本是「做」給上海贏的,因為他當時已經身在北京心在滬,後來上海也請他去算還他人情,但他打得暴爛,之後他就鳥掉了。

 

第二件事在2002年,奧神隊合併了另外一支球隊叫「前衛」,所以過去幾年才有了「前衛奧神」這個隊名。前衛是一支武警球隊,原名為「前衛萬燕隊」,原也是甲A球隊,後來兩隊合併成了「前衛奧神隊」,引起其他甲A球隊強烈反彈。這個情況就像是湖人隊與勇士隊合併一樣,有一隊打不下去了,另外一隊就把他們的隊員接收過來,這種搞法我還是第一次聽說。像奧神現在40歲的助理教練、打球以「髒」出名的「王牌殺手」苑志南就是前衛過來的球員,他在去年一場與首鋼隊的比賽中差點「廢了」首鋼隊洋將Chris Herren(打過金塊與波士頓)的膝蓋,武警的手段果然不同凡響。照理說,如果前衛不玩了,他們的球員應該還是要經過一個「摘牌」(也就是選秀)過程來決定球員的去路,像香港飛龍隊就是個例子。但是奧神可是蠻幹,但籃管中心卻默許了他們的做法,其他球隊是幹在心底口難開。

 

馬健在前面提到被炒掉之後,曾經短暫加入前衛萬燕隊一段時間。我不太清楚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讓李蘇「乾脆」也把前衛給併過來,想讓馬健死無葬身之地:「怎樣,老子還是你老闆!」果然併來之後,雖然奧神打輸了官司,但也讓馬健停賽一年,兩敗俱傷。

 

▓上訴,再上訴

奧神另外一個被認為Trouble Maker的理由,卻讓我很同情:他們拒絕收買裁判。

 

在大陸的聯賽裡,不論足球還是籃球,「黑哨」是所有人最痛恨,卻也最難杜絕的弊端。但是你不會聽到奧神去買裁判,所以他們的戰績一直起不來,卻也掉不下去,這才是了不起的地方。奧神最絕的是,他們每一場比賽打完,不論輸贏,一定回去看錄影帶,把裁判吹錯、亂吹、有黑哨嫌疑的部份整理出來,寫報告弄錄影帶向籃管中心申訴。有一場他們對浙江萬馬隊的比賽,有位裁判也是明顯黑哨,奧神舉證歷歷,竟逼使籃管中心不得不做出對這名裁判處以禁賽八場的處份。可別小看這禁賽八場,據說在大陸聯賽中的裁判比球員還好賺。如果學會三隻手,一場下來可能會有數萬人民幣的收益,八場會是多少錢?

 

奧神這個做法,我倒覺得台灣球隊可以學學。我們老認為向上申訴無效,動不動就想罷賽,這算什麼?奧神沒有罷賽,他們始終用最正規的管道抗議、申訴,也許有點傻,但就是搞到你籃管中心不能不處理。我覺得奧神在這點沒有做錯,甚至是可敬的。

 

但是奧神每狀必告,也讓籃管中心煩不勝煩,更讓裁判們恨透了奧神。這一點,我很同情。奧神現在敢抗告,也扯上了他們「拒絕與黑哨為伍」的戰爭。他們認為籃管中心與某些球隊及裁判都是黑心利益的勾結,這一點,我認為就裁判部份卻是籃管中心難辭其咎。

 

Published 22-05-2004 10:03 by 朱彥碩
Filed Under:
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

News




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 Calendar

<2004年5月>
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
252627282930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12345

搜尋

Go

Archives

Syndication

SkinName:iroha_Blog2
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(Commercial Edition), by Telligent Syste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