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ller Ray

Killer Ray,這是塞爾蒂克Ray Allen於11月24日作客山貓一役投進「壓哨」三分球,幫助球隊以96:95逆轉勝後,隊友Kevin Garnett對Allen的稱呼:Killer Ray!

 

相信有看過這場轉播的球迷都會對Allen的神乎其技三分球,如痴如狂、神魂顛倒!我和各位一樣,當Paul Pierce從人群中掌握這記抄截,然後傳給三分線外空檔的Allen時,我看到Allen順利起身,連出手都還沒出手就意識到會有「壓哨」逆轉驚奇出現。

 

果真不出所料,球空心破網,這記「Big Three」既代表石破天驚的關鍵性與震撼感,也可視為塞爾蒂克「Big 3」本季攜手合作以來首場「神蹟」,甚至宣告接下來還會有更多更難以置信的贏球表現。

 

Allen此役手感欠佳,前14次出手3中,包括三分球5投盡墨,僅有11分進帳,眼見即將寫下11月14日作客籃網14投4中、14分的本季最低得分表現,然而Allen不愧是當今NBA最偉大射手之一,當機會來了依舊不軟手,不負使命完成逆轉勝壯舉。

 

KG賽後說:「Allen在該進球的時候命中,這才是重點,Killer Ray,我們都稱他為Killer Ray。」

 

我未曾懷疑Allen關鍵一擊的心臟與手感,但是在我的認知裡,Allen並非殺手,很難和殺手無所不用其極且冷酷無情聯想在一起,而是刺客,而且是那種優雅的刺客,當你給他機會時,他會以早已經過千錘百煉、近乎完美的跳投致對手於死地。

 

這樣的形容沒有眨低Allen之意,因為就連昔日任教公鹿曾帶過Allen的George Karl都曾形容Allen是「芭比娃娃」,他要的不僅是快和準,而且要美,很有氣質,所以當芭比娃娃碰上馬刺「瘟神」Bruce Bowen時,Allen氣極敗壞的情緒是可以想像的。

 

Allen不會像霸氣十足的湖人Kobe Bryant一樣視Bowen為挑戰,即使毛手毛腳讓人嫌惡,仍要「除惡殆盡」,來證明自己是所向無敵的,所以當Allen是球隊的一哥時,球隊的戰績與成就會面臨瓶頸。

 

不過類似這樣的質疑,現在對Allen一切都無所謂,因為他和KG與Paul Pierce組成Big 3,只要伺機而動等待自己的機會即可,這也是塞爾蒂克最恐怖的地方,如果對手的結局都是死路一條,他們還有三種毒藥可以讓對手選擇。

 

看是要死在有「第四節先生」美譽Pierce的韌性之下,或是要死在克敵於無形的KG全能球風裡,還是被Allen的優質神射「安樂死」,塞爾蒂克Big 3都不介意,也不會爭搶丰采,只要對手的結局都是死路一條即可,他們只在乎最後的勝利。

 

所以此役第四節當塞爾蒂克以93:95落後時,Pierce兩度跳出來要力挽狂瀾,終場前44秒先是搶投三分球落空,接下來又在強攻禁區亂軍中出手未進,當Pierce掌握山貓Jason Richardson發球失誤的失球,幸運地獲得第三度反撲機會時,如果想要將功折罪選擇自行操刀,相信另外兩大球星與其他隊友也不會介意,因為這就是Pierce所擁有的「第四節先生」自信,不會因先前兩度失手而在第三次手軟。

 

不過Pierce並未「自幹」,而是將機會讓給最好的Allen,即使Allen此役手感很背,Pierce還是選擇相信Allen,賽後Pierce談到這記助攻:「我當時的想法只有:『Allen是空檔。』然後:『他是Ray Allen,NBA史上最偉大的三分射手之一』所以我就毫不猶豫專給他了。」

 

Pierce還說:「這就是我們所強調的信任,我大可拿到球後就自己出手了,但是我並沒有,而是在轉身時發現Allen有更好的機會時選擇傳球,我相信Allen,即使他手感欠佳,甚至是99投0中,我都不在乎,Allen也在該命中的時候完成使命。」

 

不過不管KG或Pierce是怎麼相信Allen,Allen對自己的自信最重要,所以我對Allen賽後談到這記「壓哨球」的回答深感佩服,他大可吹噓一番,因為球進說什麼都算,但是Allen很酷地表示:「當球出手時,我的感覺很好,但是我必須說,絕大多數感覺很好時並不代表球就會進,你永遠不知道結局為何,只是身為一位射手,機會來了就要勇於出手。」

 

Allen沒有矯情,也沒有虛情,因為生涯到這個階段,正如他所言,只有贏球才是真的,也只有一路贏到底才是最後的贏家,其他的個人表現與成就都只是錦上添花而已。

 

當被問到在出手前是否擔心此役手感很背,Allen說:「並不盡然,我在此役投了許多『馬桶球(toilet-bowl shots)』(意指進了又涮出來),這樣的結果當然會讓人沮喪,不過這並不代表失準,我只需要耐心準備好自己,等待機會的來臨即可。」

 

讚誦完Allen的神來之筆,也該談談山貓的不幸。正如塞爾蒂克教練Doc Rivers所言,此役會贏球,運氣成分居多。探討山貓的不幸,或許更具教育意義。

 

會在最後4.7秒豬羊變色,只能怪山貓的經驗太嫩了,尚不知道如何穩將勝利「吃」進嘴裡,才會被Allen的三分彈狙擊,到口的勝利又吐了出來。

 

最大的敗筆是Richardson的發球,他已經是山貓陣中最身經百戰的球星,結果連發球都會發成這個樣子,只能說Richardson會被勇士放逐到山貓不是沒有道理的,Don Nelson只帶了Richardson一季即發現他太過nice的隱憂,只能跟在像Baron Davis與Stephen Jackson這種殺人放火不眨眼隊友,才敢跟著捅對手幾刀,如果Allen的霸氣達刺客等級,那麼Richardson只算是飆客,人來瘋秀秀而已。

 

Richardson賽後也未替輸球找藉口:「全怪我的蠢失誤,我讓球隊輸球。」

 

不過全怪Richardson也不對,山貓教練團必須負起部分責任,未能在塞爾蒂克以犯規凍結時間,不過仍未達加罰的foul to give短暫空檔時,提醒Richardson還有叫20秒短暫停的機會,一旦發球發不出來可以馬上叫暫停重新布署。

 

通常這種提醒暫停次數是助理教練之責,而且助理教練在提醒之餘,還要確保球員能聽進去且會意過來,並且順利去執行,由於比賽決勝期有時候皆只在千鈞一髮之際,要達到這樣的要求,是要靠平日的訓練有素,所以才會說山貓是因經驗太嫩輸球,只是像Richardson這種老將會凸搥,並不應該。

 

附帶一提,去年季後賽馬刺出戰太陽第四戰,當時太陽助理教練,現灰熊教練Marc Iavaroni曾在馬刺Robert Horr一屁股將Steve Nash撞翻到場邊之前約10分鐘,意識到比賽太過僵持不下,恐有擦槍走火之虞,曾提醒板凳區球員,若場上有意外狀況發生,千萬不要輕舉妄動,否則即會因小失大,結果還是發生Amare Stoudemire與Boris Diaw「凍未條」離開板凳區憾事。

 

事後Iavaroni有去問Amare有沒有聽到,Amare說:「沒有。」Iavaroni並未生氣,他大可痛罵Amare:「沒聽到?這根本是狗屎。」Iavaroni只說:「我應該確定每位球員都聽到,甚至只是目光接觸,確定球員真的聽到了,這樣就沒事了。」這就是助理教練該做的事。

 

而非像山貓助理教練,如老鳥Lee Rose在foul to give的短暫時間,已經在歡呼勝利,甚至當Rose歡呼完,你也可以看到菜鳥教練Sam Vicent跟著握拳準備迎接勝利,忘記教練團該提醒與該布局的工作,所以Vincet賽後只能遺憾表示:「我們因勝利即將到手沖昏頭了,未能在Richardson發球之前叫出20秒短暫停,出戰塞爾蒂克這樣的強隊,我們已經勝券在握,最後卻失之交臂,這種感覺很難下嚥。」

 

不過還有更扯的是,如果我沒看錯的話,山貓Jeff McInnis在認為勝利已經到手前,已迫不及待向KG嗆聲,忘記自己身為老將也可以提醒隊友該如何確保最後勝利,或是專注在最後防守布局,等勝利真的到手後再來嗆聲也不遲,結果最後只能看KG回頭看著McInnis,捶胸、大吼揚長而去。

Published 25-11-2007 11:53 by 艾迪
Filed Under:
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

News




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 Calendar

<2007年11月>
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
28293031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1
2345678

搜尋

Go

Archives

Syndication

SkinName:iroha_Blog2
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(Commercial Edition), by Telligent Syste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