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松山高中輸了, 但是....


松山高中輸了, 得知消息後我難過的程度絕對比各位多出一些.  2011年的夏天, 因緣際會的跟黃萬隆教練特別的有緣分; 從U19的特別專題, 到他的籃球營, 以及後來多次的聊天, 總覺得好像多認識了他很多. 在他身上, 我看到的是真的愛籃球愛到骨子裡去的鐵血硬漢!

或許就是太硬了, 他的執教有時候或許會讓人難以接受.  中華隊 – 不管是國家隊還是小學隊 – 通通都有先天身材上的劣勢, 不是太矮就是太瘦.  黃萬隆教練的風格就不用多說了, 日也操夜也操.  你說球員會不會出毛病? 說真的, 不會! 18歲以下的球員, 本來就要耐的起操.  身高只要不做過多的重量訓練, 對於長高是不會有多大影響的.  這樣的執教理念, 或許可以多少添加一些對抗的力量.  畢竟球場上輸了身材, 還是要有其他方面可以去放手一搏.

但是, 這次可能真的操過頭了! 各位或許不知道, 松山高中應該是所有籃球強校中最早開始回歸訓練的.  多早? 差不多從U19的班機回來沒多久吧!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彈性疲乏, 人一旦楚於某種艱苦環境下過久, 這樣操的問題在哪裡? 當然是球員的心理會產生某種程度的反抗.  更甚著, 說不定會有厭惡感.  松山高中的球員畢竟是小孩子, 他們的心理素質雖然已經比一般同年齡的強(畢竟上面的老大叫做黃萬隆啊….), 但是能撐多久呢?

後面更大的壓力怪獸, 叫做「四連霸」.  這裡不是籃球少年夢, 每年都有源源不斷的良好recruitment來補強新兵.  這一次的小朋友們素質已經算是非常優秀的了, 但是空無前例的「四連霸」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了.  職業球員就算面對相同的狀況時, 或許還有來年翻盤的機會. 但是高中球員呢? 櫻木:「我只有現在啊!」這種背負著的壓力, 才是吞噬著球員的怪獸.

最後, 不得不說, 黃萬隆教練的思維, 可能也需要再次的改變.

我不知道一支球隊火力這麼平均到一種壓抑的程度是不是正確, 但是我其實是秉持著「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」這個最基本的籃球數學.  說真的, 即使在訓練營裡頭, 除去基本動作之外, 我記得進攻:防守的練習比例大概是8:2吧!  既然如此, 是不是可以放手讓球員去進攻呢? 前有余純安, 洪康喬, 胡瓏貿的爆發, 或許可以佐證今年的平均火力 - 甚至是綁手綁腳 – 可以有另一番的改變.

這次輸球, 我其實為球員暗暗覺得高興.  畢竟, 高三了, 或許可以為了學業而衝刺.  就像胡瓏貿這個努力的傢伙一樣, 即使沒有了球季, 現在可在苦讀著英文呢!  黃萬隆教練其實也鼓勵球員, 如果不上不下的, 那還不如及時用功讀書.  在他的執教理念中, 贏球勝利是大家都求取的, 但是眼光更要看向未來.  這次失敗了, 何嘗不是另外一個轉折點? 這些小朋友或許可以放下場上的一切, 好好的去思考下半年(或是往後一兩年)該怎樣調整自己.  不過, 不管明年的「綠色神盾」是否能夠以全新的風貌再次席捲HBL, 這次的挫敗對黃萬隆教練也是個沉澱的機會.

我仍舊是HBL的信徒, 大家也請繼續享受其他球隊的努力!


 

 

*後記
好吧, 寫到這裡也只能算是身為我個人的牢騷.  畢竟我沒有當教練的能力, 就像某球評說的: 「很多東西沒實際打過球的人是不懂的, 也不是很會畫戰術或分析戰術就可以當教練的, 教練沒這麼簡單」, 以我的個性, 被我執教的球隊應該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 但是我絕對不會對18歲以下的小朋友公開說「犯X」.  這只會增加他們不必要的心理壓力.  天曉得, 家長能接受教練去操練小朋友, 但是能不能接受我的口無遮攔然後一狀告到教育部去. 不過, 希望台灣籃球更好, 以及愛籃球的心情, 應該是無庸置疑的.

 

 

Published 04-01-2012 01:14 by GTO_Andy
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
SkinName:iroha_Blog2
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(Commercial Edition), by Telligent Syste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