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| 註冊 | Help

那一年,我們有感覺的球員(2)—Larry Bird

世界上有那個球員,當他手上有球的時候會讓你「菊花一緊」,最讓我有這種感覺的人,除了前面一位提過的李忠熙外,第二個不是Michael Jordan,也不是Kobe Bryant,而是Larry Bird

 

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想幹嘛。

 

誰都知道Larry BirdMagic Johnson是一輩子的好友兼死敵。我的老師曲爺形容他們的優點,有一段話用得非常傳神:「Magic Johnson打球是膽大心細,Bird打球是心細膽大。」詞看上去差不多,但前後有些分別:Magic Johnson是因為膽大,所以敢做些冒險的傳球跟行動,然而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他卻很細心的注意到很多細節,所以才能成功;而Bird則是因為非常冷靜,所以才敢做出許多大膽的動作。

 

Bird當初給我的感覺是什麼?恨。純純的恨,但又是不得不服的恨。

 

我有很長一段時間,「非常討厭」波士頓塞爾蒂克隊,當然現在已經沒有那個感覺,也談不上恨。在80年代期間,台灣只要是播NBA比賽,包括在錄影帶店租得到的NBA比賽帶子,塞爾蒂克隊永遠是大宗。與其說恨塞爾蒂克,不如說是「厭」。更令我抓狂的是,當波士頓有Bird的時候,不管怎麼打,總是只能看著他們的屁股追。有時候好不容易追近了,甚至追上了,然後Bird又投兩個,再把氣燄打回去。那種火,就真的不是用言語可以形容的,你只想一槍把他打死。你如果說耍一些什麼小手段贏球,可能還不會這麼生氣,但他靠的就是投籃,投死你,告訴你什麼叫「技不如人」,你還真沒脾氣。看過80年代波士頓比賽的球迷,應該還有另外一個想法跟我很接近:Kevin McHale是一個令人可恨的傢伙,他跟Bird的合作,是我在NBA歷史所見過,最好的大小前鋒組合。但Bird可以沒有McHale,而McHale卻不能沒有Bird。而當兩人合作的時候,根本是銳不可當。

 

每次都是他,又是那隻鳥,Larry Bird

 

等到我開始寫NBA後,把「球迷」的心態放平,Bird的偉大就無庸置疑了,我也可以體會到曲爺當初說他「心細膽大」是什麼意思。這是「本能性」的「心細膽大」,用我常用的圍棋術語來說,就是「勝負感極強」,在球賽氣勢的轉折點時,Bird總會有驚人的表現。他不一定會自己得分,也不一定都是最後一擊,但如果整個回顧球賽進程,你就會發現他就是在那個點上做了最正確的事。就拿1988年東區準決賽與老鷹隊第七戰,跟Dominique wilkins那經典的第四節「雙槍對決」一役裡,如果不是Wilkins完全爆發演出,逼使Bird使出全力週旋,NBA的歷史會不會改寫都未可知。但最後贏的都是他,就很讓人鬱悶了。所以我最初喜歡的NBA球隊,就是當時最有能力打敗塞爾蒂克的活塞隊。像Wilkins、公鹿隊的Terry Cummings這些當時在東區也是頂尖的小前鋒,Bird都是他們的苦手,你說冤,也真不冤,誰叫你撞上他的槍口?

 

到了NBA台北賽的時候,終於可以見到Bird的本尊。在溜馬隊現場練球的時候,一面接受媒體的採訪,一面也注意到媒體踩入了球場,可能影響到球員練球。Bird給人的第一印象,就是「冷靜」,冷靜到會注意每個球場細節,冷靜到「冷酷」的地步。

 

Bird的偉大,不用我來說,每個人對他的看法、欣賞點都不一樣。可是,對於他,我只有一拜再拜,能讓我恨到服氣,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的感覺。

Published 01-11-2011 11:29 by 朱彥碩
Filed Under:
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

News




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 Calendar

<2011年11月>
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
3031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123
45678910

搜尋

Go

Archives

Syndication

SkinName:iroha_Blog2
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(Commercial Edition), by Telligent Systems